陌上相思

xixi

【原创】宫廷雪

        宫廷雪

『有人守着一座紫禁空城,独守一场白雪皑皑。』

雪花若柳絮翩飞,飘飘扬扬间仅一夜就将皇城覆盖。洁白的雪下露出点星青黛的瓦色,掩不住朱红的飞檐。四周宫墙,抬头看到的是清远四方的天空。

雪下得更大了,风吹得雪花漫天飞舞,落满了椒凤宫前的路。

“小姐,外面冷,进去歇息吧。”身后侍奉她的初雪走上前来,劝她进屋。

侍女的声音唤回她的思绪,她幽幽一叹,“又下雪了啊。”

将视线移到雪上,这雪竟白亮得刺痛人眼。眨了眨眼,思绪又一次飘远,满脑都是那人,那个曾经忍辱负重到现在坐拥江山的人。

尤记得,相见那年也是白雪皑皑。那人一袭深紫厚大氅。眼神温和漾着春日的湖水,鬓若刀裁,眉若墨画。嘴角勾起,轻声问:“姑娘可无碍?”从此,丢了心。

当时谁不知五皇子素爱紫衣,俊朗非凡,京中女子谁不倾心。在他大喜之日,多少芳心碎了一地。

从嫁给他到如今的母仪天下,竟膝下无子,不是她不能而是他不愿。身为国母,她无后已早遭朝中大臣弹劾多次。新帝登基,丞相权倾朝野,威胁到皇位。他或许是出于无奈,又纳一妃,封为华妃,从此夜夜留宿清华宫。

肩上突然一重,原来是初雪将披风给她披上了。对着初雪担忧的神色,她突然一笑。这时另一个侍女领了个人走来,那人即使低眉顺眼也掩盖不了那抹不屑,“皇后娘娘,我家主子请您过去。”

这个人她认得是华妃身边的侍女。她点头应下。看着那人消失在拐角,她转身走回屋里,“初雪替本宫更衣。”

宫人将路上的积雪扫到路的两旁,石板路上传来细微的声音。裙摆扫过地面上的残雪,显出点点湿痕。

还未走近,便听见女子的娇笑,伴着琴声,无比的温馨啊。让她整个人是入坠冰窟,这时留在清华宫的人会是谁,答案不言而喻。

绕过百花屏风,迎面是一抚琴的俊朗男子。

男子听见脚步声,脸上带着宠溺的笑抬头唤道:“华儿……”

琴声一滞,男子的表情突然变得僵硬,而后很快又变成了面无表情。他昂首,“皇后。”

她低下头不愿去面对男子冰冷的表情,屈膝请安。坐在一旁的椅子上,她的手在暗里攥着衣服,颤抖着,指节发白。

眼睛直愣愣的盯着男子手下的琴,那是一把玉琴,琴体通身透剔,明眼人一瞧便知是价值连城的宝物。对她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了,那是她送予他的生辰贺礼。

恍惚间,谁在耳边低声呢喃:“……今生只为你一人抚琴……”

他们之间的气氛正尴尬,旁边转出一个妙龄少女,削肩细腰,长挑身材,一双杏眼,两弯柳叶眉。

少女轻快的走到她的面前,盈盈一拜。拜过后,她看着少女扑向男子的怀抱,男子笑着搂过,一点也不介意少女的不懂规矩。

看着少女娇憨的神态,她好像懂了为何他夜夜流连于此,如此不揉捏造作的可人儿,谁不爱呢?可是啊,他忘了吗?曾今的她也是这般不谙世事,但她变成这样是为了谁呢?

拿起高几上的茶杯,热茶氤氲的水汽冲散了她要溢出眼眶的泪。混着滚烫的茶水一同将苦涩咽下,热茶流过食道,喉咙如火烧般疼痛难耐。

“啊,姐姐,那是刚烧的茶水!”一旁响起少女的惊呼,她充耳不闻,仰头又要灌下一口热茶。

前臂被人紧紧握住,不让她再将热茶送入口中。

“你放开!”自登上凤位以来,这是她第一次对他这样说话。

他是万人之上的天子,她只是前朝大将军的遗女,当今不受宠的皇后,又有什么资格呢?

“够了!”那人手一挥,茶杯飞了出去撞上地面四分五裂。抬眼是那人清冷的背影,屋外的雪好像下的更大了。

“来人送皇后回宫。”

走出了清华宫,初雪着急的迎了上来,看了一眼他身后的那黑衣男子,又将视线转回她的主子身上。“小姐,你没事吧。”

这么多年来,初雪一直固执的唤她为小姐,好似一切还是以前的旧模样,他不为皇,她不为后,皇城宫外,万家灯火里有一盏是他们手中摇曳的灯笼火。

寒风凛冽,依稀送来了清华宫的欢声笑语。

不顾初雪的劝阻,她又闷下一口酒。咕哝一声倒在桌上,嘶哑着嗓子喊着谁的名字,温柔得让人心碎。

她又做梦了,梦中皇城宫里,她一人守着一座紫禁空城,独赏一场白雪皑皑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