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上相思

xixi

【原创】宫廷雪

        宫廷雪

『有人守着一座紫禁空城,独守一场白雪皑皑。』

雪花若柳絮翩飞,飘飘扬扬间仅一夜就将皇城覆盖。洁白的雪下露出点星青黛的瓦色,掩不住朱红的飞檐。四周宫墙,抬头看到的是清远四方的天空。

雪下得更大了,风吹得雪花漫天飞舞,落满了椒凤宫前的路。

“小姐,外面冷,进去歇息吧。”身后侍奉她的初雪走上前来,劝她进屋。

侍女的声音唤回她的思绪,她幽幽一叹,“又下雪了啊。”

将视线移到雪上,这雪竟白亮得刺痛人眼。眨了眨眼,思绪又一次飘远,满脑都是那人,那个曾经忍辱负重到现在坐拥江山的人。

尤记得,相见那年也是白雪皑皑。那人一袭深紫厚大氅。眼神温和漾着春日的湖水,鬓若刀裁,眉若墨画。嘴角勾起,轻声问:“姑娘可无碍?”从此,丢了心。

当时谁不知五皇子素爱紫衣,俊朗非凡,京中女子谁不倾心。在他大喜之日,多少芳心碎了一地。

从嫁给他到如今的母仪天下,竟膝下无子,不是她不能而是他不愿。身为国母,她无后已早遭朝中大臣弹劾多次。新帝登基,丞相权倾朝野,威胁到皇位。他或许是出于无奈,又纳一妃,封为华妃,从此夜夜留宿清华宫。

肩上突然一重,原来是初雪将披风给她披上了。对着初雪担忧的神色,她突然一笑。这时另一个侍女领了个人走来,那人即使低眉顺眼也掩盖不了那抹不屑,“皇后娘娘,我家主子请您过去。”

这个人她认得是华妃身边的侍女。她点头应下。看着那人消失在拐角,她转身走回屋里,“初雪替本宫更衣。”

宫人将路上的积雪扫到路的两旁,石板路上传来细微的声音。裙摆扫过地面上的残雪,显出点点湿痕。

还未走近,便听见女子的娇笑,伴着琴声,无比的温馨啊。让她整个人是入坠冰窟,这时留在清华宫的人会是谁,答案不言而喻。

绕过百花屏风,迎面是一抚琴的俊朗男子。

男子听见脚步声,脸上带着宠溺的笑抬头唤道:“华儿……”

琴声一滞,男子的表情突然变得僵硬,而后很快又变成了面无表情。他昂首,“皇后。”

她低下头不愿去面对男子冰冷的表情,屈膝请安。坐在一旁的椅子上,她的手在暗里攥着衣服,颤抖着,指节发白。

眼睛直愣愣的盯着男子手下的琴,那是一把玉琴,琴体通身透剔,明眼人一瞧便知是价值连城的宝物。对她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了,那是她送予他的生辰贺礼。

恍惚间,谁在耳边低声呢喃:“……今生只为你一人抚琴……”

他们之间的气氛正尴尬,旁边转出一个妙龄少女,削肩细腰,长挑身材,一双杏眼,两弯柳叶眉。

少女轻快的走到她的面前,盈盈一拜。拜过后,她看着少女扑向男子的怀抱,男子笑着搂过,一点也不介意少女的不懂规矩。

看着少女娇憨的神态,她好像懂了为何他夜夜流连于此,如此不揉捏造作的可人儿,谁不爱呢?可是啊,他忘了吗?曾今的她也是这般不谙世事,但她变成这样是为了谁呢?

拿起高几上的茶杯,热茶氤氲的水汽冲散了她要溢出眼眶的泪。混着滚烫的茶水一同将苦涩咽下,热茶流过食道,喉咙如火烧般疼痛难耐。

“啊,姐姐,那是刚烧的茶水!”一旁响起少女的惊呼,她充耳不闻,仰头又要灌下一口热茶。

前臂被人紧紧握住,不让她再将热茶送入口中。

“你放开!”自登上凤位以来,这是她第一次对他这样说话。

他是万人之上的天子,她只是前朝大将军的遗女,当今不受宠的皇后,又有什么资格呢?

“够了!”那人手一挥,茶杯飞了出去撞上地面四分五裂。抬眼是那人清冷的背影,屋外的雪好像下的更大了。

“来人送皇后回宫。”

走出了清华宫,初雪着急的迎了上来,看了一眼他身后的那黑衣男子,又将视线转回她的主子身上。“小姐,你没事吧。”

这么多年来,初雪一直固执的唤她为小姐,好似一切还是以前的旧模样,他不为皇,她不为后,皇城宫外,万家灯火里有一盏是他们手中摇曳的灯笼火。

寒风凛冽,依稀送来了清华宫的欢声笑语。

不顾初雪的劝阻,她又闷下一口酒。咕哝一声倒在桌上,嘶哑着嗓子喊着谁的名字,温柔得让人心碎。

她又做梦了,梦中皇城宫里,她一人守着一座紫禁空城,独赏一场白雪皑皑。

这是室内的平面图


别墅外观图差不多是这样的


讨债小队

《漠然回首又称讨债小队》by平安夜夜愿

第一章

骄阳似火,路上的行人稀少,大部分的都躲在空调房内,只有几个不怕“熟”的人在外逛街。

他摘下帽子扇了扇风又戴上,一路上尽找阴凉的地方躲过那强烈的紫外线。最终他停在一高级小区前,再次对了名片上的地址,确认了他并没有走错。

门卫老张摆弄着门卫室那破风扇,看到小区大门前站着一小伙子,出声招呼:“哎,那边的小伙子,东张西望的干什么呢?”

这小区里有钱人特多,所以一些麻烦也特多。还记得他前天就见到小区门口来了个女人在这闹,仔细打听下,原来是男人在外包情妇,送给那情妇一幢别墅就在小区里,然后正主就找上门来了,在门口一哭二闹三上吊,严重阻塞小区的交通,最后还是派出所的民警来了把人带去了警局事情才告一段落。

那天包括老张在内的四名保安都被扣了工资,原因是户主投诉保安没有维持好社区的治安,那么他们交昂贵的物业费有什么用,所以说有钱人就是事多。

年青人见老张喊他,走过去脸上带着清淡的笑,“我来找人。”

老张仔细地看了一圈,见那人也就刚成年,样子长得不还错,语气也好了不少。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。

“你找那位?”

“我找尹伊悠。”

听见那人说出的名字,老张稍稍回忆便知道了。

尹伊悠是一个刚成年的大一生,性子比较冷清,平时总会跟他唠嗑一下,还会时不时的给门卫室添一些东西。她那户偶尔会有一些奇怪的人来投奔,见多了又没有什么事发生,也就没多管。

老张了然地点了点头,查了一下进出登记,说:“她人没在家,要不你等等。”

他低低嗯一声,手上转着那张名片,三个字的人名旋转间闪烁着彩色的光。

当门卫大部分时间是很无聊的,所以老张有点八卦,他好奇地问那低头玩卡片的人,“你叫什么,哪里人,和悠妹子什么关系?”

听到问话,他疑惑“悠妹子”是何人,随即明白那是他要找的人,抬起头回答说:“月咏墨,东北的,我是她……远房亲戚”说完摸了摸鼻子,这远房亲戚说得他有点心虚,别说是亲威,他们血缘关系都没有,面都没见过,完全的陌生人。

可老张并没有相信他的话,将他的不自然看在眼里,恼内瞬间恼补了一出穷小子恋上白富美,无奈家长阻饶只好分开,可穷小子人穷志不穷,千里追妻,从北方追到南方,却在即将见到女孩时因为别人的提问,突然产生了自卑,编造谎言说是女孩的远亲……

老张擦擦眼角,怜悯地看着月咏墨,用力拍拍他的肩膀,鼓励他说:“小伙子加油!她一定会答应的!”

月咏墨有些不着头脑,刚刚他的回答没错啊,也没做什么奇怪的动作,为什么就一句话的时间,门卫突然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,还对他说些莫名其妙的话。

没有时间给月咏墨思考,远处就响起一阵自行车的铃声,他抬头见一个梳着马尾的女孩骑着自行车,后面竟拖着一辆摩托!

“看,人来了。”老张打开大门,向月咏墨说。

“悠妹子啊,唯伢子的摩托又坏啦?”老张对自行车拖摩托一事一脸见怪不怪。

尹伊悠点点头,语气凶恶地说:“嗯,这个蠢蛋出去彪车竟然没加满油。”说完恶狠狠地向后瞪眼。

这时月咏墨才从震惊中回复,发视扶着摩托车的人。一头银白色的长发,样貌英俊,身材修长,放到街上的回头率百分百。此刻他正一脸讨好地面对女生的瞪眼。

“哦对了,悠妹子这小伙子是来找你的。”

带着从门卫室领来的男生,尹伊悠一行人在一栋别墅前停下,叫玖唯去车库放车,她自己则带着人进屋子里。

那是一幢三层的欧式别墅,颜色则是以蓝色和白色为主。庭院里种着野蔷薇,此时正值野蔷薇花期,满院子的开得好不绚烂。偶尔风吹过,一院子的花争相摆动。

在门关处换了鞋,月咏墨跟着进了客厅。

招呼他坐下,尹伊悠开门见山的说:“我就是尹伊悠,门卫张叔说你找我。”

月咏墨点点头,掏出一个信封递过去,拿起刚刚倒的水灌下。大夏天的走那么多的路,渴死他了。

尹伊悠看完信,一脸严肃认真的盯着月咏墨。月咏墨有些紧张的看向她的眼睛,墨色的眼里一片深沉,波澜不惊,仿佛眼前的只是一个不重要的死物。

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,月咏墨甩甩头,凝神准备再次看向尹伊悠的眼睛。

尹伊悠却是转开目光,“你的情况我己大概了解,既然你要寻人,那就在这先住下。你要找的人我会帮你留意的,现在我带你去看房间。”说完,她就先带头走上了楼梯。

整栋别墅一共三层,一楼是客厅、厨房、餐厅与客房,二楼则是两个卧室和一个偏厅,三楼是主卧和书房,顶楼有个玻璃房,冬天在玻璃房吃火锅,夏天就是在楼顶吃烧烤。

“每个卧室都有独立的卫生间,一楼进门到客卧的走道有个公用卫生间,主卧是我住,二楼靠近楼梯的那间是玖维在住。”说到这,她顿了顿,补充道,“玖维就是去车库放车的那个银发的男生。

“你的话就住二楼的另一间,至于客卧那间也有人住了,不过她很少在家,等到今晚她回来再介绍你们认识,还有一楼客厅用来待客,二楼的偏厅则是议事,希望你不要将客人随便带到二楼。”

带着月咏墨逛着别墅,尹伊悠详细的介绍到,清冷的嗓音絮絮叨叨地说着一大堆话,让她冷淡的气质消了不少。

最后将月咏墨带到他要住卧房,月咏墨环视周围,整个房间都是那种简约风格,主色调为蓝白色。好像她很喜欢蓝色和白色。

一进入就是过道,左边是浴室,右边是一排衣柜,过道的尽头才是房门,此时房门打开,门上挂着一门帘。

蓝色格纹的大床,左右是白色床头柜,书柜在靠近落地窗的地方,旁边是一电脑桌,桌上的电脑还是九成新。

打开落地窗就到了阳台,阳台上放了一个小圆木桌和两把椅子,另一边则放了几个盆栽,盆栽里的花草长的葱绿,一看就是经常照顾。

整个房间布置得简单却透着温馨,让人一进来就有家的感觉。

“你觉得怎么样,这个房间当初都是按照我喜欢的风格来布置的,不知道你喜不喜欢,如果有哪里不喜欢,明天叫建筑部的来换一下。”

不知是不是月咏墨的错觉,他感到尹伊悠的语气有点就紧张,可她的表情却没有什么不妥。

“还不错,就这样吧。”他回到,说实话,整个设计都很对他的胃口。

点点头,尹伊悠朝偏厅走去,“对了,因为你来之前没有提前告知,我没来得及准备一些生活用品和你的衣裤,等一下到网上买吧。”

再次在沙发上坐下,月咏墨看着尹伊悠跑到一旁抱着一个黑色的东西回来,接过她递过的东西发现是一个黑色的笔记本电脑。

屏幕上显示着一个奇怪的网页,页面与某宝差不多,只不过右下角有个透明的水滴状的东西,图标变成了黑色的六芒星。

“这是妖会的购物网站,你找吧,找到合适的就放进购物车,钱我先帮你付,到时记得还我。”尹伊悠说完,就下了楼,扔他一人在楼上。

尹伊悠刚刚说的妖会,月咏墨知道一些。

妖会,全称妖魔管理工会。你没看错,是妖魔。随着人类社会的高速发展,科技的发达,人类欲望的不断膨胀,妖怪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,妖魔受人类的影响却越来越大,一时间全球妖魔伤人事件频繁发生。

无奈之下,妖会的创始人与三界两域(人界、妖界、仙界、魔域、鬼域)签下契约,由人界派代表——修仙者在人类聚居的地方设下阵法,阻止妖魔进入伤害人类。

妖魔鬼怪若是想在人类社会生活,必须在当地妖会注册,否则将会在结界内如同一个普通个人,道行弱的甚至可能恢复原型。不注册在结界内呆上38小时,还不离开,将会由妖会的执法人员出动驱逐出境。

仙界则是妖会监督者之一,另外两个监督者分别是妖界青丘九尾狐狐王——涂山钟离和修仙界的代表玄天长老——夏清越。

鬼域掌管三界轮回,魔域与妖会关系紧张。据说魔域分成两派,一派维护与妖会的契约,另一派则想撕毁契约。

现在妖会逐渐壮大,各类行业都有涉及。妖魔们因为阵法的束缚,再加上有了感兴趣的工作,都安分了不少。

过了一会,尹伊悠上来将购物车的东西都付款了,还特别注明了“急用,速递”。最后又提醒月咏墨一遍,“别忘了还钱。”

“……”

首更3000,下次更新不定时,字数不定
   【作者适合坑货】

讨债小队

  漠然回首又称讨债小队       by平安夜夜愿

     【文艺/然并卵版】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

  你在与不在,我都在那等你,不来,不去。

  青色的天空等待着烟雨的到来,而我在等你的发现。

  “快点回头啊…快啊…来不…及了…”谁的语气如此惶恐。

  漠然回首,那人却在桥上喝汤处。

  “谁要你喝孟婆汤的,快吐出来。”

  说好的一直在我身后……又是谁准你离开忘记我……

  “你这混蛋,给老娘放开,老娘要喝口汤你都不行……王八蛋,你给我放开,找你的白月光去吧!”【挣扎】

  “等你力量恢复了再说。”【拖走】

  “啊……混蛋,你乘人之危!有本

事我们肉搏!”

    注意,以上为然并卵版

【抽风/真正版】

明明是要到人类社会去找人的,为什么去妖会注个册就成了讨债专业户,酷爱放开我,我只想静静找人。

  “明明与静静是谁?”

  “滚!”

  很有钱却抠门的房东妹子,健忘的九尾狐宿友,有王子病的讨债队友A,装酷的妹子队友B……周围的都是什么人啊,不,什么妖啊!!

  最重要的是房东妹子不仅抠门罗嗦,关键时刻还坑队友啊!!

  第一次开坑,请多支持。

至于漠然回首这个名,因为姐姐大人说,名字要优美。大家就不要管啦!

有什么错误指出来,yy(youyou)会改的

他高兴就好

“说实话,听你爸的口气,全县101名,514.5,这成绩很骄傲的样子,但是这成绩在外面可不是值得炫耀的。××县可是一个小县城……”老师拿着笔虚点着,带着点不屑对着我说。

我笑笑,打断他,“我知道,只要我爸高兴就好。”

  人们常说,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,上辈子父亲逗女儿笑,这一世,到女儿让父亲高兴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致父亲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2015.08.09